loo588 艺术园地 散文

另一种陪伴

2019-10-14 15:59    来源:炼铁厂    作者:皇甫爱云

        窗外,秋雨嘀嗒嘀嗒冷漠地下着,一夜之间,整座城都冷下来了,但就是懒得翻出要添加的衣裳,下楼买了点菜,没用十分钟回到家,身子直打哆嗦,竟然打了两个喷嚏,嘴里不自觉地嘟囔着那句谚语:“一骂二想三感冒”。有人想我了吗?肯定是细心的父亲又在念叨了:“天凉了,不要光想着好看,多穿点衣服,别弄感冒了!”多想再听到电话那头这些暖心的话语,可是再也听不到了。七七过完,至今父亲已经离开我们六十二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日子一天天增加,对父亲的思念也一层层叠加。每次回家,才到巷头,就习惯性地往大门口张望,认定父亲会像平日一样在大门口等着我们,会给老公指挥停车的位置,会喊着母亲快点把饭菜端上桌……但是,却永远也见不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父亲坟头上隐隐长出的野草和那些因雨打日晒而萧败的纸花,心里想着在那个不见天日的地方,孤独、无助的父亲该怎么办?谁陪他拉家常?谁给他添衣裳?谁为他解心结?谁给排忧愁?心抽搐着,泪水横流却丝毫冲不走对父亲的想念,我陷在自己的情绪中无法自拔。要回家了,被弟妹们强拉起身,心里默念:让我再陪父亲一会儿,再多一会儿。一步三回头地走,泪眼婆娑地望,终究无法永远陪伴。

        思绪的闸门打开,记忆如洪水般倾泻而出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父亲的爱是一个个香甜的苹果。午饭后,我帮母亲到果园里摘菜、卸苹果套袋,被树枝刮得头发都乱了,脸也花了,才一会儿功夫就累得腰酸背痛。想起以前,父亲总是在每年苹果成熟时,三番五次地打电话催我们回家拿苹果,每次都装三五箱,一直到车里装不下为止。现在难以想像父亲带着病痛,一年年付出了怎样的辛苦,才让我们不劳而获地吃到一个个脆甜的大红苹果。现在也总会想起父亲常说的一句,“家里种的苹果,才最好吃!”,方才明白是因为家里的苹果不仅香甜,还满满地包裹着父亲对子女们浓浓的爱。

        父亲的爱是转头后的泪水。想起我六岁那年,过春节了,我们一家人准备去邻村走亲戚,因为兴奋,等不到父母和我一起走,我一个人就先出发了。才蹦跳到村头,就被迎面而来冲下坡的自行车给撞得小腿骨折。当天晚上,陪我从医院回到家的父亲,神情凝重地看着我低低的叹气,煤油灯微弱的灯光映着他宽阔的背脊,手却在脸上抹了一把转过了头,不让我看到他的心痛。而此后的一年间,父亲把所有休假时间都用在了帮母亲干活上,因为母亲要照顾行动不便的我,部分时间无法去生产队出工。

        父亲的爱是一次次的心细如发。那一次我小时候生病发烧,我总是在昏睡中被父亲叫醒,他一手端着温度刚好的水,一手拿着药片,一天三次,一次不落地让我张嘴喝下去,夜里也不知摸我的额头量体温多少次。去年,我因为颈椎压迫引起胳膊无力等症状,就打电话咨询了父亲的一个医生朋友。当天晚上父亲就打电话问我:“你身体好着吗?”“好着呢。”我不想让父亲担心。父亲语音沉重道。“有啥毛病就赶紧看,别拖着。”好长一段时间后,母亲才告诉我,在我咨询的当日,父亲曾打电话给那位医生朋友,得知当日我也打过电话,虽然没说是什么原因,但敏感的父亲猜想是我生病了,要不然不会无缘无故打电话给医生。心急火燎的父亲一下午啥也干不成,终于等到我下班回家了才打的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母亲安慰着悲痛不已的我们:“你爸不在了,咱们的日子还要继续。你们也不要太伤心,遇事多想想你爸就行啦!”是啊,日子还是得往下过,要让父亲走得安心才行。虽然他离开我们了,我们在遇到事儿的时候,总想着:父亲在的话,这件事儿他会怎么做,他希望我们怎么做,他对家人的爱也将化为思念永远陪伴着我们。

        秋雨凉薄,父亲,你在世界的另一边也一定要多加件衣裳。

上一篇: 童趣
下一篇:我的祖父
  • OA系统
  • 企业邮局
用户名:
密 码:
友情链接:
网站乐百家娱乐城 | 公司简介 | 建言献策 | 企业邮局 | 联系我们
电话:0913-5182222 5182333 传真:0913-5182345    
版权所有 loo588_乐百家娱乐城_www.loo588.com ©2014 陕ICP备05004228号

陕公网安备 61058102000140号